诋毁中国抗疫贡献?看看这些机场吧

美国第一季度GDP下滑4.8%:疫情影响初步显现 第二季度可能更糟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陈莎莎 本报驻奥地利特约记者 夏雪】编者的话:近期,一些西方舆论又开始对中国出口防疫物资说三道四,甚至诋毁中国搞“口罩外交”。这些奇谈怪论无视很多国家感谢中国出手相助并积极与中国架起“空中桥梁”的事实。《环球时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上海浦东、北京首都、广州白云、深圳宝安、杭州萧山、天津滨海等机场正在加班加点,将中国生产的各种医疗、防疫物资和其他商品运往世界各地。各国航空公司也在忙着“客改货”、增加班机加大运量。国内各大机场忙碌的场景,折射出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为全球防疫做出的积极贡献。在奥地利奥中商业协会主席章格看来,有关对中国的指责都是无稽之谈,因为中国的人道主义精神超越国界,中国复工复产更是解了各国的燃眉之急。

浦东机场高峰期货运量超过疫情前

作为全球第三大国际航空货运枢纽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正变得日益忙碌。据“飞常准”APP向《环球时报》记者提供的相关数据,上海浦东机场目前是全国货运投放运力最大的机场,尤其是货机运力相比疫情前有了大幅提升。数据显示,浦东机场的货运投放运力在4月中旬达到一个高峰,单日货运运力超过6万吨,其中九成以上都是货机运力。记者4月28日从浦东机场方面了解到,截至4月27日,机场已累计保障防疫物资运输21780吨。4月以来,由于防疫和复工复产带动国际物资运输需求增长,浦东机场依托完善的全球航线网络,各国常规货机、临时货包机、“客改货”航班、政府包机等运输保障量稳步增长,近一周日均保障超过300架次,创浦东机场货运航班量新高。

记者还从东航宣传部了解到,浦东机场是东航物流公司的一个重要始发机场,疫情期间承担了大量货运航班起降。这其中包括国际汽车制造企业所需的配件。2月25日,一架载有422件通用汽车所需配件、总重80.45吨的东航物流货运航班从浦东机场起飞,飞往芝加哥。同一天,东航CK287货运航班搭载94吨福特汽车包机的配件也从浦东机场出发,当天下午抵达泰国曼谷。除原有货运航班,东航从2月开始着手准备国际航班“客改货”,3月底全面启动这一业务。目前,东航已开通包括北美、欧洲、东南亚在内的20余条航线,除原有航点外,还根据需求新增航点,其中包括日内瓦、柏林、萨格勒布、珀斯、米兰、孟菲斯等城市,每周基本维持在40班到50班之间。货运内容主要以防疫物资为主,辅以部分电子产品。

据英国维珍航空发言人介绍,进入4月后,维珍航空已有10多架航班从浦东机场出发前往英国,所运输物资100吨,涉及350万件防疫用品。维珍航空5月计划将从上海飞伦敦的航班提升到每日一班的频率。该发言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觉得浦东机场的货运情况比疫情发生前还要繁忙,“装卸货物的仓库几乎一直处于满载状态,可以明显感觉到很多国家对防疫物资的需求在增加”。

从美国达美航空提供给记者的信息可以看到,为满足美国客户对防疫物资的需求,该公司3月30日开通中美间的首个货运航班——上海浦东飞底特律。在随后的3周内,达美航空又两度增加航班数量,每周航班数量由最初的3个增加到14个,并新增洛杉矶和亚特兰大为入境点。达美航空还获得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批准,可以启用其宽体客机(波音777-200 ER和空客350-900)的客舱行李架空间载货,此举可有效提升货运航班的载货量。

天津机场迎来“空中巨无霸”

菜鸟物流国际干线总监谢志宇2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货运需求处于动态变化中,能明显看出和不同地区疫情情况相关联的几个高峰。如第一个高峰出现在3月底到4月初,从国内飞往欧洲的航空货运需求快速增长。到4月中上旬,东南亚的需求出现高峰。最近,飞往俄罗斯的货机数量又出现明显增加。

受疫情影响,各国客运航班的恢复依然需要时间,而“客改货”给了航空业利用闲置资源的机会。据谢志宇介绍,菜鸟和一些“客改货”的航空公司合作,增加国际航空货运运力。国内某航空公司的“客改货”业务工作人员马先生说:“‘客改货’需要对客机机舱进行一定改造,载货量相对也比不上货机,但很多航空公司仍抽调出多架宽体客机运营‘客改货’航线。我所在的公司就开通了武汉-巴黎、上海-伦敦、上海-阿姆斯特丹、上海-布加勒斯特等‘客改货’临时航线。”

对许多国际航空公司来说,“客改货”的转型有助于保障医疗物资、食品等重要货物的进出口,进而为各国恢复经济提供有力的支撑。自3月底以“客改货”形式恢复新西兰至上海的航线后,由于需求旺盛,新西兰航空的“客改货”航线已调至每日两班。

在起落中国机场的各种飞机中,乌克兰安东诺夫航空公司的安-225货机是最特别的,这架全球唯一的“空中巨无霸”机身长84米,翼展88.4米,拥有6台发动机,据公开报道,其单程运输能力是波音货机的5至6倍。据天津机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自4月12日以来,安-225曾多次飞抵天津装载防疫物资。4月13日,该机一趟就装载了超过80吨的防疫物资飞往波兰华沙。因安-255对机场的跑道、滑行道、空管、油料、货运保障设备、人员操作能力等都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和要求,为此天津机场还专门更新了保障方案。

目睹德国疫情反弹死亡率再升后,多国争议是否做好解封准备

3月22日至4月12日期间,天津机场引进并保障60多架次临时国际货运包机,运输各类防疫物资1000余吨,除常见的货运和“客改货”机型,还包括首次造访中国内地的空客A350-1000测试飞机。

为运送物资,各国航空公司拼尽全力

对日前被炒作的“加拿大货机在上海空手而归”的情况,一位民航业业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分析可能是货物没有及时运送到机场场站并完成报关、检疫等流程,导致出现“飞机等货”的情况。由于上海浦东机场目前货运量极大,加拿大方面的货机长时间占据停机位,影响了后续的航班安排,才被迫空机返回。上海、北京、深圳等地的机场在货运上都有完善的流程和足够的运营能力,加之最近客机停飞较多,相信拥有足够的资源处理货运需求。

据谢志宇介绍,由于国内的疫情防控规定,菜鸟的部分航线也做出调整。菜鸟与比利时一家航空公司合作运营一条国际货运航线,由于这条航线往返时间超过22小时,来回需要两套机组执飞。为此,菜鸟将航线从比利时列日-杭州-列日调整为列日-杭州-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列日,飞机在杭州装完货,飞新西伯利亚后换机组继续飞,这样既能满足防疫,又可确保飞行安全。

为将物资从中国运回本国,各家航空公司也拼尽全力。4月中旬,先后有多架阿根廷航空的飞机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当地时间4月18日,阿根廷首架派往中国的包机从浦东载着从中国采购的防疫医疗用品和设备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据阿根廷航空介绍,由于距离过远,飞机需要在新西兰加油后才能飞到机场。为及时运送物资,飞机上共配备17名机组人员,其中4名机长、8名副机长,他们在38个小时的旅途中都没有下过飞机。

听听执行运输任务的国际航空公司的驾驶员是怎么说的吧。3月23日,奥地利航空公司载有130吨防疫物资的两架波音777专机从厦门机场出发,先经停奥首都维也纳,接着转由小型军机直接将物资运往疫情最严重的蒂罗尔州。《今日报》等奥媒不仅报道“中国将奥地利的要求作为优先事项,总理库尔茨在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向中方致谢”,还采访了执行此次运输任务的副驾驶员莱特霍夫。据莱特霍夫介绍,他们抵达中国后,和中方的配合十分顺利,但因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防疫消毒措施,机组成员当时入关花了4个小时。在随后的一周内,奥航再次安排专机从厦门运输物资,执行运输任务的驾驶员温克勒说,中国海关给予他们很多便利,这次入境的过程相当顺利,缩短至少两个多小时。温克勒还表示,由于中国朋友的帮助,装载物资的时间也大大缩短。此次航班装载物资重30吨,其中1403箱口罩将运往奥地利,1824箱防护服将运往意大利的一个重灾区。据奥地利媒体报道,奥航已计划50余次专机航线,往返于中奥两国进行物资运输。这其中既有联邦政府层面的统一采购,也有地方州政府的单独订单。

在德国,卫生部和各地商会也大量从中国进口防疫物资。3月29日,一架载有20吨口罩和其他防疫物资的专机从杭州飞抵莱比锡。莱比锡-哈雷机场新闻发言人舒哈特表示,中国的货运团队和地勤人员放弃休息时间,加快速度装卸货物,保障航班顺利起飞。据德国电视一台报道,根据两国达成的物资采购协议,德国采购商可直接与中国国企对接进行物资采购。两国之间已架起“空中桥梁”,确保每天能派出一架载重能力至少为25吨的飞机将物资从上海运回法兰克福和慕尼黑。

“诋毁中国贡献毫无意义”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4月25日,已有74个国家和地区、6个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192批次医疗物资商业采购合同,累计金额14.1亿美元。有72个国家和地区、8个国际组织正与中国企业开展129批次商业采购洽谈。31个省区市通过市场化采购方式,已向191个国家和地区出口了防疫物资。海关总署26日的数据显示,3月1日到4月25日,全国共验放出口主要防疫物资价值550亿元,包括口罩211亿只、防护服1.09亿件、护目镜3294万副、监护仪11万台、红外测温仪929万件、外科手套7.63亿双。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政府对医疗物资的出口高度重视、积极支持,乐见出口企业组织各种医疗物资的对外供应,以实际行动为全球防疫做出应有贡献。然而,有的国家却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仍以地缘政治思维对中国的贡献恶意解读,反映出全球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抬头,全球化面临挑战。

奥地利知名律师及奥中商业协会主席乔治·章格教授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政府和人民提供的巨大帮助体现出超越国界的人道主义精神。奥地利疫情最严重时,是中国向我们伸出援手,优先给我们提供物资。”章格说,有个别国家想掀起诋毁中国防疫物资输出的舆论战毫无意义,也不会奏效,因为现在针对中国“口罩外交”的批评归根结底就是由部分发达国家发起的经济战,是当前全球化倒退的表现。他认为,西方对中国的偏见是有传统的,特别是经济环境变差、自身决策失误增多时,就越容易把责任往其他国家身上推。中国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首当其冲遭遇疫情,几个月以来,部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发出的警告表现得傲慢,不仅没有立即采取措施,反而一拖再拖,现在又想“甩锅”中国。

谈到忙碌的中国各大机场和中国企业的复工复产,章格认为,中国实际上是最早开始经济复苏的国家,中国的制造业和运输业是国际经济贸易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中国生产的防护物资帮很多欧洲国家解了燃眉之急。他强调说:“中国国内投资机会多,经济体系能自给自足。如果有哪个国家想借疫情打压中国经济,不仅不会得手,反而可能会误伤自己,并导致全球经济体系陷入震荡。所以,西方不应和中国展开一场零和博弈。”

《柳叶刀》主编:“英国犯了一代人中最严重的科学决策错误”

原创文章,作者:7h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h28.com/archives/6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