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人防疫戴口罩为何这么难

  面临快速伸张且熏染性极强的新冠肺炎疫情,许多国家的民众在公共场合佩带口罩已成为一种习惯和自觉,佩带口罩在全球抗疫中发挥了主要作用。然而,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一最先公然称民众没需要戴口罩,一些人甚至因戴口罩被歧视或唾骂。随着近期维多利亚州等地第二波疫情汹涌扑来,越来越多的专家、媒体及商界人士等最先呼吁澳民众戴口罩,维州等地方政府也最先实行强制性“口罩令”,联邦政府对戴口罩的态度才终于有所松动。

  澳政府早期否认戴口罩需要性

  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在澳大利亚暴发,到7月上旬维州泛起第二波疫情以前,澳总理莫里森以及联邦卫生部门主要官员都一再强调,通俗民众没有戴口罩的需要,只有那些泛起咳嗽等严重症状的患者和一线医务工作人员等才需要戴口罩。因此,在超市、购物中心、公共交通或公共设施,少少能看见澳大利亚人戴口罩。在澳卫生部官员看来,“几乎没有证据解释康健人群戴口罩能防止病毒流传”。即便在4月疫情最为严重时,对于是否应该在公然场合戴口罩,莫里森再次回应说:“不建议通俗民众戴口罩,泛起症状的人可以戴口罩,防止熏染他人。”

  澳主流媒体也紧跟政府态度,公然张扬“没需要戴口罩”。不仅如此,不少澳大利亚人甚至对戴口罩有一种私见或歧视。记者3月上旬从悉尼国际机场入境时,机场工作人员或搭客除亚裔外很少有人戴口罩。当记者戴着口罩在机场的租车公司排队期待解决租车手续时,几位也在排队的澳大利亚搭客看到后,都赶忙绕开或站在离记者较远的地方。当地媒体报道称,今年以来,全澳发生多起针对戴口罩亚裔人的歧视或唾骂事宜。

  维州病例激增 澳政府态度有所松动

  7月上旬以来,维州大规模泛起新冠病毒社区流传病例,拉响了第二轮疫情警报。停止8月4日,全澳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8730例,殒命232例,其中以维州的新增确诊病例数最为惊人,近一周多来天天都以三位数的速率增进,社区熏染已然成为事实。鉴于此,州政府决议颁布强制“口罩令”。据《逐日邮报》、澳广播公司的报道,维州首府墨尔本及米切尔郡区域于7月23日破晓起实行强制“口罩令”,住民外出时必须以口罩或围巾等物遮掩口鼻,否则将面临200澳元罚款。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示意,戴口罩是一种低成本、高回报的计谋,有助于阻止病毒的流传。他希望维州民众要习惯这一措施。

  在确诊病例增进数目仅次于维州的新南威尔士州,当地政府也激励民众出门戴口罩,但这不是强制性行动。澳联邦政府对戴口罩的态度较此前也有所转变,卫生部近期建议民众在无法保持1.5米社交距离的情形下,照样要佩带口罩。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克日甚至在新闻发布会上树模戴口罩。

  记者注意到,随着维州疫情反弹以及维州政府的口罩强制令,澳主流媒体呼吁戴口罩的文章也逐渐增多,越来越多的澳民众也最先戴口罩,特别是在超市或购物中心等公共场合。开市客(Costco)等首都区域出售口罩的超市或药店都对口罩实行了限购。一个多月前,记者在超市还看到许多来自中国的医用口罩;但日前记者再去时,这些口罩已销售一空。

电竞屏、游戏电视,电视企业为何纷纷进军游戏行业?

而随着电视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以及游戏玩家对于电视画质体验的提高,游戏电视这一细分品类呼之欲出,而海信、创维、TCL等中国彩电巨头纷纷布局游戏电视产品。除了本机自带的丰富智能游戏,海信电视还腾讯云游戏合作,用户可在电视上畅玩NBA2K Online 2、FIFA Online 4等热门游戏。

  态度松动背后的深层次缘故原由

  《澳大利亚金融谈论报》等媒体剖析以为,促使澳大利亚政府转变戴口罩态度的主要缘故原由有几个方面。第一,科学界对戴口罩能有用阻断新冠病毒流传发出了强有力的支持声音。今年6月1日,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揭晓了一篇主要研究,探讨了社交距离、口罩和护目镜等非药物干预措施对新冠病毒的影响,研究解释,这三项措施都能降低熏染风险。墨尔本大学盛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医学专家托尼·布莱克利以为,戴口罩可削减50%至80%新冠病毒流传的风险。6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更新口罩使用指南,建议疫情广泛流传区域的所有人,在卫生机构临床区域使用医用口罩;在社区流传区域,建议60岁以上和有潜在疾病的人群,在无法保持社交距离时,佩带医用口罩;建议各国政府激励民众在疫情广泛流传和难以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形下,比如在公共交通工具、商铺或其他拥挤环境中,佩带口罩。

  第二,疫情暴发初期,澳大利亚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严重匮乏,而这一状态厥后有所缓解。澳联邦医疗战略贮备中有一些口罩,但基本上是供医疗部门使用,一部门供养老院使用。澳海内仅有一家口罩生产商,大部门口罩都依赖入口。疫情暴发初期,全球各国都在抢购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许多国家关闭疆域又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止,澳海内口罩极其匮乏,许多医院都没有口罩,许多奋战一线的全科医生一周只能使用一个一次性医用口罩。直到4月,澳政府从中国、美国等地采购了口罩等医疗物资,并扩大海内口罩生产线,口罩欠缺情形才有所缓解。

  第三,澳大利亚社会各界及舆论支持戴口罩的呼声上升。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主持人诺曼·斯旺示意,不接纳强制戴口罩的建议是“错失了良机”,尤其是在抑制家庭流传方面。《澳大利亚金融谈论报》还从经济效益角度阐释了戴口罩的利益。其报道说,不少医疗专家和经济学家均以为,在疫情下推行公共场合戴口罩,能让社会同时获得更好的公共卫生和经济效益,并削减关闭公然场合的强制需求。澳商业巨子肖恩·伯内特希望莫里森政府出台天下性的“口罩令”,阻止疫情扩散,同时也能让零售商在进店主顾戴口罩要求方面步调一致。

  反口罩呼声犹存 澳“口罩令”仍举棋不定

  只管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社会各界呼吁实行“口罩令”的声音也越来越多,但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仍在实行天下“口罩令”方面举棋不定。澳联邦政府一级的建议仍然是绝大部门人不需要戴口罩,澳其他区域无须效仿维州强制戴口罩的措施。联邦卫生部以为,现在澳新冠病毒社区流传率很低,因此不建议在社区中通例性使用口罩,戴口罩也不能替换其他预防措施。莫里森日前也示意,维州的建议并非是对天下人民的“普遍建议”。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在戴口罩问题上,仍有部门澳专家有差别声音。阿德莱德大学乔安娜·布里格斯研究所副教授克雷格·洛克伍德以为,只戴口罩不足以珍爱人们免受新冠病毒的危险。新南威尔士大学盛行症控制专家霍莉·希勒示意,许多澳大利亚人不知道若何准确使用口罩,有些人可能因此露出于更大的风险之中。希勒称,戴口罩实际上可能给人一种虚伪的安全感,澳大利亚人经常不洗手就摸口罩和脸。

  此外,医用口罩不足也是澳政府不激励全民戴口罩的缘故原由之一。斯威本大学卫生学院院长布鲁斯·汤普森说,联邦政府劝阻康健人戴口罩是因为口罩“紧缺”,“我们的供应链不足以知足每个人的需求,而医院更需要口罩”。

  澳大利亚本土盛行的“追求自由”文化和个人主义倾向,也导致许多通俗民众拒绝戴口罩。一位墨尔本住民在社交网站写道:“我一天就只带我的孩子去一趟公园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释放一下我在政府杂乱情形下的焦虑与重要,岂非现在就连我的这个自由都要被剥夺吗?”《逐日邮报》报道说,每周六晚都有50多个否决戴口罩者在墨尔本一体育馆聚会,行使维州人权和责任宪章法案挑战警员权力,并在社交媒体上晒若何制止因违反封锁限制而被罚款的“履历”。据报道,维州实行“口罩令”的第一天,警方就对100多个违反“口罩令”的民众开出了罚单。澳洲财经见闻网报道说,不少澳民众以为,戴口罩不恬静、不方便,甚至没用,不想“花了冤枉钱还受罪”。更多人则畏惧戴口罩会被别人指指点点。

  (本报堪培拉8月4日电 本报驻堪培拉记者 王传军)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7h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h28.com/archives/27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