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优秀管理者不会把重心放在解决问题上

判断一个管理者是否优秀,并不是看他能解决多少问题,而是看他能提出什么样的问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IE别的”(ID:biede_),作者 BIE别的,36氪经授权发布。

这场可能是中文互联网上最漫长的版聊发生在豆瓣上一张电影剧照的评论区,剧照来自夏雨和周迅主演的电影《那时花开》,但从第一轮对话之后,便和电影本身再无关系。

照片由小森(豆瓣ID:小森)上传,夏雨歪着头,右腿打着石膏,这引出了 holy(豆瓣 ID:饮食男女)的第一个话头 —— “夏雨骨折了吗?”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自此,两个女孩开始断断续续地聊天,看到的人完全可以从只言片语中缀起她们九年的经历,这里的入口隐蔽但一直开放,中间也偶有路人带着惊讶闯入。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偶然进入的路人会把这个帖子当成时间流逝的证明

如果一个人能从头到尾读一遍帖子,就好像戴上了两个女孩第一人称的 3D 眼镜,看了一场双声道电影。网络语言的变化、豆瓣的几次改版的痕迹、两段兀自延伸又偶尔交缠的人生轨迹,全被塑封在了这十二页帖子里,成了中文互联网角落里一圈安静的年轮。

前段时间,这则帖子在豆瓣获得了一千多的转发量 —— 这个数字在微博、知乎或者任何其他互联网社区,也许都不配被称之为 “分母”,但在没有人加 V 的豆瓣,已经约等于上了热搜。

在越来越多的转评赞里,有人说,看完以后哭了,更多的人问,两个主人公有没有在一起。但 holy 告诉我,她既不能理解为什么哭,更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希望她们结婚。

我们总是希望美好的故事有可以与之相配的戏剧性,但这则帖子令我们如此感动的原因可能在于:原来一段没有期待、没有约束、没有爱情、没有张力的平淡的善意,也有足够的理由存在九年。

两个女孩最后一次聊天是今年春节,小森在帖子上祝 holy 新年快乐,可身在瑞典的 holy 遗漏了这则消息。我们找到了这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时光,这也是她们第一次打这么久的电话。

BIE别的:怎么发现这个聊天帖子火了?

holy:自从来到瑞典之后,我就有半年没怎么看豆瓣了,是我有个朋友突然跟我说,你的帖子被挖了,火了。其实小森应该知道,但小森没告诉我。

小森:我就是想让你自己发现,想到你的反应就觉得很有意思。

holy:我在瑞典,不看豆瓣,提醒也关了,如果不是朋友告诉我,我怎么可能自己发现?

小森:我觉得总有一天你会看见。

让我们回到 2011 年,还记得当时是怎么聊起来的吗?

小森:那时候我十九岁,在大学念艺术学院,喜欢跟文学院的人一块玩,然后发现,文学院的人都喜欢玩豆瓣。为了赶上他们,我就看了很多的电影、书,当时看完《那时花开》,觉得这张剧照挺有意思的,就把它上传了。后来过了大半个月,就收到一条留言:夏雨骨折了吗?

holy:当时我为什么要留言呢?11 年的 3 月份我在广州出了车祸,大腿股骨粉碎性骨折,照片里夏雨打着石膏,我打着钢筋,我比夏雨还严重。

当时我刚出院一两周,比较无聊,我也挺意外的为什么会有人回答这种问题,我是问一个电影剧照里的明星有没有骨折,她竟然回我,说,是的。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你们觉得这样的对话是不是更容易发生在 9 年前的豆瓣?

小森:我觉得豆瓣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声音,就是怀念以前的豆瓣,受疫情的影响,大家现在可能会更怀念。我加入豆瓣也是因为一个交换明信片的小组,那时候有很多这样的社群,陌生人好像有充足的理由互相聊一会天。

对了,我们刚开始聊天的时候,豆瓣还没改版,没有楼对楼的回复,所有人都在叠楼,就像围成一圈说话,如果你特别想回复某个人,就要像写明信片一样,在前面手打一个 “TO 某某某”。

这些在现在看来是功能缺陷,但当时谁也没觉得不便。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那时二人的 ID 还是 “知知熊” 和 “壹”,聊了一年后,两个女孩口头纪念了一下

holy:我是 09 年 6 月份注册的豆瓣,到现在已经有十一年了,我还记得那时候的豆瓣,大家甚至都不怎么用私信功能,什么都能放在版聊里说,也不怕生人看见。

但说回来,我觉得这样的故事肯定到处都在发生,关键在于人,而不是豆瓣。

很多网友都对从你们三言两语中透露出的人生轨迹很好奇,讲讲你们这几年的经历吧。

holy:现在我和小森都结婚了,我觉得我们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定下来,趋于平静,这个帖子上的九年,应该是我俩变化最大的九年。

之前说了,当时之所以回复,直接原因是我在广州出了车祸,这是我人生观改变的开始。被撞的时候我只有 40 公斤,直接飞出去三四米远,居然还活着,居然腿还被接好了。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人应该好好享受,不要委屈自己,像我的同学,拼命地赚钱、结婚、买房,出事之后,房子这些东西,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从那以后,每工作一两年,我就要辞职,然后 gap 一段时间。13 年 9 月份,我自己买了一张四十八个小时的火车票去了拉萨,然后从西藏去尼泊尔,在加德满都的时候,我突然特别想吃馄饨面,就又花了两千块钱买了飞香港的机票,在香港碰见的妹子问我,你是不是疯了,就为了一碗馄饨面,我说对。

15 年,过完清明节后,我又辞职了,一个人飞去泰国,在清迈住了整整三个月,在当地的一个语言学校报了名,学英语,每天上课两个小时,没有男人、没有艳遇,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鬼东西,就是跟当地人一样,天天买菜做饭。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holy 在泰国 

17 年年底,我又又辞职了,当时已经连续工作两年,攒了四五万,我当时想,天啊,我可得把这钱花了。那时候有首歌,唱 “浪漫的土耳其”,我就一个人去了浪漫的土耳其了,又从土耳其去了印度。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在伊斯坦布尔,一只猫突然突然跑到 holy 身上,好像很熟一样

我现在还记得,在印度的一个破庙门口,一个瑞典老外跟我说 “你好”,聊了二十分钟后,他加了我的微信,后来,这个人变成了我的老公。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在印度的新年,洒红节时,holy 认识了现在的老公 

卡门简报 | 蔚来关联公司新增二手车经销;​北汽试点车电分离;DS两款新车将引入中国

观致结束产品荒,宝能整车研发欲扩至2万人。

小森:刚认识 holy 的时候,我还在绍兴上学,14 年的 7 月份开始工作,跑到杭州,跟我两个大学同学一起租房,每天苦哈哈的。那时候杭州的四号线还没有挖,我每天提前一小时,转两趟公交车去上班,后来发现这个行业不适合自己,觉得自己每天像蚂蚁一样在一个圈子里爬来爬去,我妈也一直催我回家相亲。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毕业一年后,小森在杭州时的自拍

holy 好像没有在过这种生活,我是金牛座,是属于有十万块钱可能只会花三四万出去玩的那种人,是存钱才会拥有安全感的性格。holy 给我的感觉是,她工作是为了旅行储蓄,为了养精蓄锐,每过一阵子,她就会说 “我又从哪里哪里回来了”。 

对了,她还给我寄了很多明信片,说有泰国的、柬埔寨的、青海湖的,但我一张都没有收到。

跟 holy 差不多,我也有一个类似于长大了的时间点吧,2016 年的夏天,我假期回去,才发现我妈生病住院了,可她一直没告诉我,我爸也不让我陪护。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就觉得,该回来了,于是在老家呆了一年多。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我从来没想过听我妈的回老家相亲,但在家乡的时候跟一个之前就认识的男生有了互相熟悉的机会,意外促成了这段感情,很快,17 年的时候我就登记结婚了。

我觉得我是那种自己心里有想法的人,刚结完婚我就下了决心要改行,之后一个人离开家乡去上海进修室内设计,那段时间特别忙,也跟老公异地了一年多的时间。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到上海后,小森经常去看展

holy:是的,她是那种心里有自己主意的,18 年我告诉她我要结婚了,小森她比我还小三岁,她竟然跟我说,其实她早就结了,而且不打算办任何仪式。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你们见过面吗? 

holy:我记得特别清楚,2013 年 6 月 2 日,我俩第一次见面,那时我在杭州上班,她在绍兴上大学,我一个人早上坐火车去的,那时候腿里面的钢筋还刚取没多久。

火车站离老街挺近的,我们就约在那里见面,我等她的时候手机没电了,看到旁边有一家理发店,就在店里面边充电边等她。之后看到一个女孩从店门口经过,我不知道我当时知不知道她长啥样,但那个人从我眼前晃过时,我就觉得应该是她,我喊了一句,结果就是她。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第一次来绍兴见小森时,holy 拍摄的仓桥直街

小森:第一次见她,觉得她好瘦,我本来是想带她在绍兴老街逛一圈的,知道她腿不好,担心她走太多路,又不好意思问她腿怎么样,心里很紧张,一直在严格控制那个路程。

holy:第一次见面,反正感觉不像陌生人,聊了一两个小时之后,我就自己坐傍晚的火车走了。

见完面后没多久,6 月 15 号,也就是我生日的那一天,我奶奶去世了,当时我跟哥哥一起回了老家,之后就辞职,零零散散玩了一个多月吧,回来继续找工作,上班。

就这么一直到了2014 年 4 月份,我又想去绍兴了,这次小森来我当时住的青旅,叫迦蓝殿,找我,带我去农校食堂吃饭,之后我喜欢上了绍兴,每次我来,都会去这吃饭。但那之后小森已经毕业离开绍兴,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holy 之后还去过绍兴,每次都会去吃小森当时带她去的饭馆 

现在想想,我们都是那种很随意的人,不会说特意去制造见面的机会,见不到也无所谓,但想见、彼此又有时间的时候,就会立刻见面。

讲讲你们的现状吧。

小森:我 17 年转行了嘛,18 年找到了新工作,现在进了一家业内比较知名的公司,因为我们是做售楼处、酒店会所的软装设计,需要频繁出差。我老公以前是在上海做酒店设计的,现在我也是在他的鼓励和影响下改了行,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看展、探店。

对了,我还养了一只猫,叫猪皮。

我跟在豆瓣帖子下聊了九年的两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九年

holy:我是 18 年的时候决定跟我老公结婚的,那时候他来中国找我,在电梯里问我,要不咱们结婚吧,我答应之后,他就飞回瑞典准备手续,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拿着一张单身证明,我们就结婚了。

19 年 12 月份,我以探亲签来瑞典跟老公家人过圣诞,却因为疫情困在这里了,一直到现在。整个国家我就认识我老公一个人,有时候心里也会难过,有时候又觉得他烦死了,总是问我一些东西,就用中文偷偷骂他,反正他也听不懂。

我出车祸的时候都没有哭过,但在瑞典哭过三次了,不是因为他欺负我,是真的想念国内的饭菜,有一回不知道怎么回事,情绪就低落了,我老公问我怎么了,问着问着我就哭了,但我没在他的办公室哭,我去他公司的一个树林子里偷偷哭了一会,哭的时候一抬头,看见树林子里全是樱桃。我就觉得,天啊,怎么那么多樱桃,还是野生的,挺大的,然后我就去摘樱桃了。

你们觉得这个帖子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小森:就是生活里的一件事,一个插曲,可能挺美好的吧,但你要说对生活构成了什么影响呢,我觉得是没有。

holy:我觉得也没有。

自己的九年的生活轨迹突然被那么多人浏览,什么感觉?

小森:前几天我看,这个剧照到现在已经有六万多人在看了,想想都觉得很害羞,就是以前特别傻,说话也很不客气。

holy:但我看有的人会说什么 “看完这两个女生长达九年的聊天记录,我的眼泪决堤了”,还有一千条留言里,至少有五百条让我俩结婚,关键我俩也不是拉拉,不是,关键是我俩都结婚了。我没想到,我俩自己都没被感动,却感动了那么多人。

现在这个帖子已经被各种慕名而来的网友们占据了,以后还会在上边聊吗? 

holy:我想应该会。

小森:说不定过一阵人就少了呢。

holy:我觉得一定,过一阵就不会有人看了。

谢谢你们!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BIE别的(ID:biede_),青年文化领先品牌。一个站在中国视角参与世界,以文化为驱动的内容制造者。在这里,他们想要给你带来一点别的。

学了产品方法论,也没做出好产品

方法论是学不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7h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7h28.com/archives/25354.html